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 内容

音集协或违规授权KTV曲库 《十年》未收到版权费 扑克之星

时间:2018/11/20 11:13:29 点击:

音集协(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要求KTV下架删除6000多首歌一事引发的争议仍在继续,伴随着舆论的发酵,争议的焦点逐渐从“音集协是否有权要求KTV删歌”,转向了“音集协收费十年为何不提供正版曲库”以及“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是否利用职务之便为其个人公司谋取私利”等质疑。扑克之星

近日,有网友贴出材料直指周亚平“滥用职权、谋取私利”,“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共有14家关联企业,12家担任法定代表人,其中北京鸟人艺术推广公司(由周亚平控股并担任法人代表)向KTV诉讼裁判文书达2000余份,巨额赔偿金去向不明,原本是音集协的权利,怎么给鸟人公司了?”11月18日中午周亚平通过其微信朋友圈发声表示,这是“利益相关者”对其个人的人身攻击,“改变版权现状,造福音乐行业是我一个资深音乐人的使命和担当…‘扫码开机、计次收费、精准分配’是去除积弊,开创未来的正确方向,我们决不动摇。音集协所有的决策都会依照章程程序公开透明的进行,也欢迎社会各界进行监督。”但针对上述网友的质疑,音集协和周亚平均未作出答复。

南都记者经过连续两周的调查采访,通过梳理目前KTV与音集协的纠葛以及KTV行业对于音集协及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的质疑,试图起底和还原这场仍无解的音乐版权乱象。

KTV向音集协交费十年仍使用盗版曲库

众所周知,KTV场所使用海量音乐电视及音乐作品向消费者提供点唱服务负有向著作权人支付版权费的义务,为解决在实践中KTV经营者难以逐一获得海量权利人授权的实际问题,依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的规定,经国家版权局批准,音集协于2008年依法成立。也是自2008年,音集协委托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在全国范围向卡拉0K业收取版权使用费。

一名从事文化娱乐行业超过十年的资深业内人士李康(化名)向南都记者介绍,卡拉OK使用的音像制品收于“视频点播系统” (即“VOD”) 的曲库,应符合“依法出版、生产”这两个条件,即所谓“正版曲库”,“但自卡拉OK这种娱乐形式自域外传入,到今天为止,国内一直没有正版曲库。”

南都记者了解到,《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第十八条规定,“娱乐场所使用的音像制品或者电子游戏应当是依法出版、生产或者进口的产品”。同时,《出版管理条例》第九条规定,音像制品应当由出版单位出版。

但目前,市场并没有正版曲库,VOD生产商只能把从非法途径获取的音像作品填入曲库,其中既有“音集协”获得授权的,也有未获得授权的,鱼龙混杂的曲库内容早已脱离监管。

在李康看来,要解决盗版问题还是要借助正版曲库。不过,自2008年开始向KTV经营者收费到现在的10年来,音集协一直未向付费者提供符合上述规定的“由国家出版单位依法出版的正版曲库”。

“KTV经营者在十年来只能购买和使用盗版曲库的VOD设备,尽管是违法行为,但只要向音集协交纳‘版权使用费’,KTV就能堂而皇之继续使用盗版曲库”,李康称,这也是音集协收取的“版权使用费”被业内称为“保护费”的原因。

此外,音集协的收费模式同样引发不满。“早期的时候,国家版权局和有关部门定了一个权宜之计,是按一个KTV歌房一天多少钱这样来收费,十年过去了,按理说早就应该过渡到精确计次。但到现在都还是按照房间收费,不是技术上实现不了,而是没有人愿意去做出改变”,李康向南都记者表示。

沿用至今的KTV歌曲版权收费标准,即按每天一台终端(或歌房)进行收费

版权方质疑音集协“版权费”分配不公

事实上,自音集协在全国范围内向KTV收费开始,关于巨额版权费的去向便一直引发质疑。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0年音集协在北京召开会员大会透露,“自2007年启动KTV版权许可工作至2009年12月31日,音集协共向全国约3000家KTV颁发了音像著作权使用许可证,签约金额共计1.86亿元,实际到账金额共计1.71亿元。” 同时依据《全国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分配方案》,23%为音集协管理费用,27%归收费单位(天合公司),剩下50%在权利人之间进行分配,歌曲的点唱率、点唱次数、唱片公司拥有的版权数额等,为分配依据。

根据音集协官网的最新资料,“2017年协会在卡拉OK娱乐场所经营收入下滑的市场环境下,克服种种困难,完成了1.86亿元的收入目标。”但关于费用分配的公告最新更新时间仍为2016年。其中,2016年的收入为1.64亿元,2015年的收入为1.54亿元,在扣除管理成本(包括天合文化25%的渠道服务费)后,均有54%的费用为权利人分配著作权使用费,其中60%由音集协分配给权利人、40%由音著协分配给权利人。

值得注意的是,一家不愿具名的KTV服务商总经理向南都记者指出,音集协官网公布的曲库系统内有多首来自同一唱片公司的歌曲被重复登记,“音集协涉嫌加大特定唱片公司作品数量,操纵版权费分配比例,挤占合法权利人应得合法收益。”

此前被要求下架的6000余首电视音乐作品的版权方就包括英皇娱乐香港有限公司、爱贝克斯股份有限公司、丰华唱片有限公司等。这三家公司的版权代理公司代表王雪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三家公司已于2017年4月10日提交了退会申请,并于2017年5月10日正式退出音集协,而他们退出协会的原因之一在于“版权费用分配不够公开、透明”。

“通过分析数据我们发现,有很多歌曲没有进行版权费分配,我们在和音集协沟通的过程中提出,我们可以接受零点击率,但不能接受没有数据显示”,王雪称,“音集协的分配数据是怎么计算的,我们到现在都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它是依据点击率来进行的分配,但采集点击率的数据到底来源于哪儿,音集协并没有公开。”

此外王雪指出,音集协授权KTV使用的音像作品存在多版本的问题加深了其对音集协分配机制的质疑。以陈奕迅的《十年》为例,王雪称其公司对这一歌曲拥有排他性的独家版权,《十年》也不可能没有一个人点唱,但却没有收到版权费。 “音集协给我们的反馈是,《十年》有很多版本,消费者选择的不一定是版权方拥有的版本,可能分配给了另外一家唱片公司”,王雪称,“一首歌音集协有四五个版本,那谁是原声原影的、谁是可以真正向卡拉OK方面授权的?我们拿的是唱片公司独家的授权,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版本出现?又该如何分配?我们是对它的分配机制产生了质疑。”

音集协授权VOD设备商生产盗版曲库

此外,王雪向南都记者指出,其代理的三家公司退出音集协的另一原因是音集协把“复制权”越权授权给了VOD设备商,“我们只是把卡拉OK的放映权授权给了音集协,并没有把复制权给它。”

据了解,卡拉OK曲库侵权,涉及到两类经营者:一类是KTV经营者,一类是VOD供应商。其中,VOD供应商非法复制发行,侵犯了权利人的复制权,可以构成刑法的侵犯著作权罪,而KTV经营者侵犯的是权利人的放映权、表演权,一般只是行政处罚或民事诉讼。

根据音集协官方网站,2016年12月音集协先后发布两份公告,宣布授权福建星网视易信息系统有限公司等四家视频点播系统厂商“在其设备和系统中使用音乐电视作品制作卡拉OK曲库,向实体卡拉OK歌厅发放,以满足卡拉OK歌厅营业性播放需要。”

“音集协从源头上没有权利人的授权合同,就让这些VOD厂商就地正版化了,对VOD设备的曲库也没有进行实质性的审查”,王雪称,“不管这些VOD里面是三十万首歌也好,二十万首歌也好,你只要跟音集协签了合同,你的内容就正版化了。”

事实上,该公告也引发了业内的诟病。南都记者拿到一份由广州市文化娱乐业协会撰写的反映文件指出,音集协授权VOD制作卡拉OK曲库的行为是违法的,“《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第五条中的‘许可’指的是国家许可。而不是音集协的所谓‘许可’。除非修改法律,否则福建星网视易信息系统有限公司等四家视频点播系统厂商制作的卡拉0K曲库,不会因获得音集协的所谓‘许可’而改变其盗版性质。”

“由于VOD获得的授权从源头就没有拿到权利,继而从VOD厂商到KTV经营者,再到消费者的整个使用过程,都因为音集协的一纸公告把盗版变成正版”,王雪称,非法使用复制权是英皇娱乐、爱贝克斯、丰华唱片退会的第二大原因。

周亚平被爆通过其个人公司向侵权KTV索赔

针对此前音集协表示的“通知删歌是为了尽量免除卡拉OK经营者的被诉风险”,以及周亚平解释的权利人退出音集协是为了打官司获得更多利益。王雪向南都记者指出,其作为上述歌曲的版权专有授权方,自去年退会后至今并没有进行大面积的诉讼,也从来没有向音集协进行授权的KTV发起诉讼,“英皇娱乐、爱贝克斯、丰华唱片均是港台具有影响力的唱片公司,不会靠对KTV场所提起‘商业诉讼’赚取利益。”

但值得注意的是,南都记者接到报料指出,周亚平作为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同时也是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鸟人公司”)的控股人兼总经理,“周亚平左手通过鸟人公司在全国起诉了好几千家KTV,获利数千万;右手则通过音集协,向KTV收取版权收费”,一名报料者称。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广州新闻网(www.v2v3.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广州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粤ICP备14093650号-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