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海外房产投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拉被子救坠楼者 施救人被砸成重伤至今昏迷

时间:2020/7/22 17:34:13 点击:

6月3日这一天早上,意外比好运先到来。

听到呼救声,与路人一道拉起被子营救坠楼者,坠楼者朝着他的头砸下来——短短五分钟的热心救援,救人的宋玉武成了危重病人,他的家庭也深陷施救后的阴影中。

年轻时的宋玉武

等待好运气

坠楼女子所在的良友小区后方有一条街,那是青岛平度汽车站旧址,如今是货车司机们的聚集地——大家习惯性地称那条街为“车站”,二十几辆大小货车长期在那儿等活儿,添加剂、铝合金等货物最常出现在货车车斗里,有时,它们也装满了家具。

宋玉武便是“车站”街上的一位小型货车司机。

6月3日,宋玉武像往常一样五点多起床,吃过早饭送儿子去上学后,便赶往“车站”。每天7点之前,货车司机们会陆续开车聚集到这里。

一早见面时,他们常会钻进一个货车里唠家常:昨天拉货了没?去了哪儿?跑了多久?赚了多少?

对于“车站”的货车司机来说,接活儿大多数时候靠运气,运气不好时连着三四天都等不到订单,运气好时企业抢着找你拉货。

宋玉武每天都在等待着自己的“好运气”,这一天也不例外。

他眼下最大的愿望是赚钱给孩子买一套房,哪怕光付个首付也行。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现在孩子还小,万一他长大以后不想要这套房子该怎么办?“他就是个什么都要想周全的人”,货车司机雷斌在聊天时曾劝他实在不行就再卖掉。宋玉武还是决定先存着钱,等孩子长大了,工作也稳定了,再帮他付首付,有能力的话再帮着还还贷款。

他还常聊起自己的“烦恼”。上大学的女儿听话,学习刻苦,但是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就特别淘气,雷斌总是安慰他孩子可能正在叛逆期呢,要说服教育。

买这辆货车时,宋玉武借了四万块钱,到现在还没还上,但他和“车站”的朋友们很少提起这方面的压力,因为大家都一样,谁也帮不上谁。

6月3日这一天早上临近7点,宋玉武像往常一样在“车站”等活儿。

但意外比“好运气”先到来。

“拽不住了!拽不住了!”宋玉武停车点对面的良友小区传来呼救声。

六楼窗外,一个女人坠出来,横在窗口,窗内的男人拽着她的一条胳膊一条腿,不断地大声叫喊着。

改变命运的五分钟

一同听到呼救声的还有刘进晓和孙兆磊,他们俩都是良友小区对面开五金店的商户,店铺相邻,听见店外的呼救声双双跑到马路对面,想帮着救人。

“但其实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帮,怎么救。”孙兆磊回忆,他们听到呼救声的那一刻大约是早上6点55分。

这也恰好是刘伟国开车送孩子上学的时间。

刘伟国住在“车站”旁的一条胡同里,因为没关车窗,刚开出胡同他便听见街对面乱哄哄的,隐约有一个男人在呼救,顺着围观人群的视线,刘伟国看见了坠在六楼窗口的女人。“我是开吊车的,经常在高空作业,对这类事儿有点了解。”刘伟国顾不上管车里的孩子,下车掉头就往胡同里跑,不到一分钟,他抱着家里的被子跑了过来,喊着“快点快点!”

这时,宋玉武已经打过好几次110和120,不断在电话里重复:“这有个要跳楼的,你们赶紧过来。”

在家人和朋友的印象中,这几乎是宋玉武遇事之后的惯常反应。因为从不拒绝任何人的求助,“热心肠”成为他最突出的特点——送邻居的孩子上学,帮朋友的父亲修轮胎,“只要在能力范围之内,他就算自己的活不干也会帮忙”,妻子梁玉说,有一次邻居为了感谢他,把50块钱送到了家里,硬是被他送了回去。

六楼“拽不住了”的呼喊还在继续,刘伟国抱着被子跑到楼下,宋玉武、五金店老板孙兆磊还有几个路人都冲上来拉被子,看到哪儿有空就挤到哪儿,一团被子被迅速展开。这时,司机雷斌刚到车站停好货车,发动机的声音一落下,耳边就响起了男人的呼救声。在下车查看的短短几秒内,他看见坠在窗外的女人从男人手中掉落,人群中一阵惊叫。

如果不出意外,垂直坠落的女人也许可以落在被子里,“多一层缓冲”,而宋玉武和那些在“车站”街上出于本能去拉着被子救人的人,也至少不会在此后的生活里蒙上那一层阴影。

让人们措手不及的是,女人的身体撞上了空调外机,反弹的力量使她朝宋玉武砸了过去。

人们想往宋玉武的方向拉被子,宋玉武本人也赶紧后退了两步,但仍于事无补。“她掉下来也就一眨眼的功夫,要是大家反应快点往宋大哥那边拽,他再往后一撤就砸不到了,就差那么一点,就是来不及反应。”孙兆磊回忆。

货车司机雷斌看见坠楼女人面部朝下掉了下来,正好砸中宋玉武的头部和左侧身体,宋玉武栽倒昏迷,头上淌出血来。

而从宋玉武注意到来自六楼的呼救声算起,此时,刚过了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围观人群中有个稍微年长的人喊了一句“先别乱动”,还有年轻人马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按照医生的指示买来纱布止血。这时雷斌才反应过来,他跑过去按照120医生在电话里的指导,抱起宋玉武,让他侧过身来,然后对正在帮他止血的年轻人说:“哥们儿,你照顾一下,我去他家告诉一声。”

宋玉武家中,妻子梁玉已经离家上班,因为腰间盘突出且长期失眠,她一直在家养身体,直到一个月前才找到了一份小区保洁的工作,每个月有两千块的工资贴补家用。雷斌来到宋玉武家时,只看到了他的女儿宋宁。

“你爸出事了!”听到这句话,宋宁脑袋“嗡”的一声,在雷斌的提醒下才想起给母亲打电话。

“妈,我爸被砸了......”

宋玉武仍在医院接受治疗

顶梁柱倒了

短短五分钟,救人的宋玉武成了危重病人。他的家庭也跟着陷入漩涡,“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就跟天塌了似的。”妻子梁玉说。

“要做好准备”,在平度市人民医院急诊室门口,医生让母女俩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有可能出现的坏结果。梁玉的腿一下子软了,瘫跪在地上哭着恳求:“救救他吧,好好的人怎么几分钟就变成这样了?”女儿宋宁在签手术同意书时甚至连字也看不清,“人家指哪我就在哪签”。

平度市人民医院诊断报告单显示,被砸后的宋玉武蛛网膜下腔出血、双侧顶部硬膜外血肿、右顶骨骨折、胸椎部分左侧横突骨折等。

因伤情严重,宋玉武于6月6日由平度市人民医院ICU转至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市南院区ICU,并于18天后转到康复科继续治疗。医生嘱咐“命是保住了,但脑子恢复是个慢功夫,不能着急”。这期间,为了方便照顾宋玉武,母女俩在距离医院五百米处的一个小旅馆里住下,每晚50元,儿子则由宋玉武的大哥照顾,他至今不清楚在父亲“消失”的一个多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宋玉武的家庭本不富裕,亲戚帮忙支付了三万五的急诊费用,但ICU每天八千元的开销还是没有着落,宋宁不得已在网上发起筹款。起初目标金额是二十万,但医生说“不知道会花多少,但这肯定不够”,宋宁把目标金额提到四十万,大约四五个小时钱就筹够了。后来又有病友说四十万也不一定够,但宋宁没有再增加金额,因为“不想让给我们捐款的人心里不舒服,一次又一次的(增加筹款金额)”。

事后,坠楼身亡女子的家人曾来看望过宋玉武,拿了两千块钱,说“一定不会让好心人寒心”。此后,这家人没有再出现,其所在小区的居民称:“应该是回老家了,最近都没看见他家孩子上学、放学。”

小旅馆的床上放着一箱方便面——那是一家企业送给“英雄”父亲的慰问品——它现在成了宋宁的书桌,上面长期摊着没补完的作业。她今年大二,学校的网课学习因父亲受伤被打断,媒体采访、办理住院和转院手续、预约各项检查,接连不断的事情把她的每一天塞得满满当当,就连部分期末考试也不得不办理缓考。

旅馆的房间隔音不好,隔壁住着一对来看病的夫妻,有一天宋宁听见他们给家里的女儿打电话,嘱咐女儿吃完东西要刷牙、要多吃水果、看电视不要太晚……跟父亲平时嘱咐她的语气一模一样。她心里酸酸的,“曾经对我说这些话的人现在躺在那儿了,我再也不是一个孩子了。”

因为疫情原因,医院只允许一个家属陪护。每天早上七点刚过,梁玉要赶到病房为宋玉武擦身体、洗床单、翻身,抢着跟护工干活,生怕把护工“累跑”,“这已经是第二个护工了,第一个不知道为啥没干几天就走了”。为了照顾丈夫,梁玉辞去了刚做了一个月的工作。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314127396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广州新闻网(www.v2v3.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广州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请联系客服!QQ:314127396
    粤ICP备14093650号-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