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海外房产投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而斗转星移间,这些光似乎也有了记忆

时间:2021/7/27 9:11:22 点击:

童年,大多会有残害生灵的经历。那些无害的、没有反抗能力的动物往往难逃各色的“酷刑”。小孩子的兴趣通常在它们对疼痛感无所反馈后消失殆尽。最终,无数被冷风卷起的残翅或是被肢解躯体便是弱小者的宿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孩子一旦建立起了最基本的是非观,曾经“荼毒生灵”的过往便会插上“年少无知”的标签,然后被毫无犹豫地扫进了记忆的垃圾堆里。

不过对陈学民而言,这样的过往却成了其坎坷人生的一种安慰。

    具体过程大概就是在某个安眠药都失去作用的夜里,在丢掉了“无神论”的信仰后,因果报应的宿命之说让他豁然开朗。

    于是,那池塘边绿色生灵的表皮脱离躯体的撕扯,那一团团比婴儿的肌肤更娇嫩,比井水更冰冷的触感,那多汁的肌肉与酥脆的骨骼在口腔中搅拌、折断的声响被依次定格、放大,终于变成了一种可以逃避现实的恐惧,让他在战栗中悄然睡去。

不过这些想法却只适合在夜里矫情,如果在大白天的心生此念,陈学民便颇有些不自在了,就像现在他便低声骂道:

“草,真TM 的晦气!”

    伴着咒骂声,太阳正被不知从何处飘来的云朵捂得严严实实,清爽的冷风瞬间带走了万丈金辉。随着光线一暗,整个大地就像一张脱了色的老照片。

而陈学民的视力在摆脱了逆光的干扰后,终于可以仔细端详起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来。头发干枯,身形佝偻,面庞消瘦多斑,和他接触过的因吸毒而厌食的瘾君子们十分相似。但不同于那些病态的萎靡和营养不良,此人拥有着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如果仔细凝望,往往会心生灿若星辰的感慨。只是这对大于常人的眸子,与其瘦削的脸型极其不称,因此无论他做出怎样的表情,总会给人以一种惊恐焦虑的错觉。

    陈学民突然意识到自己正直勾勾地盯着对方,赶忙收起了习惯性的犀利,点了下头,示意对方可以继续了。

而年轻人则心领神会,向前一步将黑盒子递到了他的手中。

陈学民感到,与对方冰冷的手指相比,这毫无生命力的机器反倒显得温暖了很多。

     就在交接的瞬间,头顶的太阳终于摆脱了浓云的束缚,刺眼的金光又重新铺满了整个大地。

而迎面袭来的一束强光在射入陈学民的视网膜后,光子的热能让部分失去了功能的感光细胞产生了视差。于是,眼前漂浮的青斑将对方的五官撕扯得面目全非。

“那就都回吧!”陈学民懒洋洋地嘟囔了一句,边揉着眼睛,边转过身朝徒弟挥了下手。

刘斌赶忙小跑了几步凑了过来,看了眼面前的年轻人,欲言又止。

       他始终认为对方是这场误会最大的受害者,不仅被人当众羞辱,还受到了皮肉之苦,而师傅这种缺乏人文关怀的道别的方式多少是有些失礼的。为了避免横生枝节,有些话还是被他咽了回去。

    虽已话别,但三个人仍要结伴穿过市场的小路才能到达门口。这年轻人的步伐出奇的轻盈,不出五十米便把两个警察甩在了身后,正当陈学民准备目送他走出大门的时候,对方却突然一个转身,又沿着边缘的小路以逆时针折返,径直朝着那堵高墙走了回去。  

     不多时,年轻人停了下来,转过头朝着陈学民挥了挥手,似乎现在才是真正道别的时刻。而他的双脚,正巧跨在了墙缘与日光形成的阴影两侧,那张消瘦的面孔也被光与影分成了黑白两半,一眼望去,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师傅,那小子干嘛呢?”

“估计去墙角撒尿了!”

两人相视一笑,刘斌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总算松弛了下来。

可当他们的视线再次移回原处的时候,阴影里竟已空无一人了。

“师傅,是我眼花了吗?这小子是升天了还是遁地了?”

     陈学民心里清楚,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此人在电光火石间已经翻越了数米的高墙。  回想起曾有人担心他会逃脱的时候,自己还揶揄道:

“那就得瞧瞧他有没有我的枪子儿快了!”

现在看来,还真得补上一句:“这小子说不定还真 TM 比我的枪子儿快呢!”

在回去的路上,陈学民主动坐到了驾驶座上,他觉得自己的徒弟很难心静如水了。

一个人过度紧张的后遗症往往是话多,就在刘斌保持了大约五分钟的缄默后, 终于像个话痨一样滔滔不绝起来。

作为一个过来人,陈学民非常理解这样的反应,所以他也尽量通过对话来缓解这个年轻人第一次出警后的不适。

“师傅,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你说说!”

“说不好,就是感觉,我就在想以他的身手怎么会被人按住呢?”

“还有呢?”

“他为什么会把钱藏起来呢?太不符合常理了。您瞧他那一切尽在掌握的劲头,就像提前知道了剧本一样。所有人都被他耍的团团转,但仔细想想,他折腾了一圈好像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图个啥呢?就为了羞辱那老女人一顿?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分析得不错,该琢磨的点基本都能想到了!”陈学民用两根食指敲着方向盘,眼神里流露出家长看到孩子满分试卷时的欣慰。

“不过说那么多,你是不是对结论不认可?”他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是...是有点!但 .....”刘斌察觉到气氛有些异样,但还是决定直抒胸臆。

“没有但是,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些疑问屁用都没有!这么说吧,如果从已知的细节去分析,这里面隐藏着惊天的阴谋可能性有多大?你能找到他杀人?盗窃?还是诈骗的嫌疑点吗?”

“好像.....不能吧!”

“这不就得了。我年轻的时候,最喜欢分析这些没用的细节了,看哪儿都觉得有疑点。但这世界上本就没有完美的犯罪,更不存在满分的破案,如果你把这些无足轻重的瑕疵都套到怀疑论上去,那就是自取其辱。可惜啊,这一点我花了二十多年才想明白,但没用了,大好的青春一去不返喽。我当然是希望你秉公办案,但绝不能标新立异或是钻牛犄角尖,就踏踏实实地上班下班,服从组织,娶妻生子,照顾家庭,这样才能过好一辈子!”

有些话陈学民讲得言不由衷,因为他笃定这些年的某些怀疑和坚持是对的。比如1988 年那六场冬雪后的六条人命,比如自己曾经要相守一生的女人的名字被写在了最后一本案宗上被害人的位置,比如嫌疑人在被轧得脑浆迸裂前的那句“你那娘们的身子可真白啊!”的恶语,都让陈学民确信,这一切远没到结案的时候,畏罪自杀的结论是绝对不起那些逝去的生命的。可又能如何呢?多年抗争的结果只有这看不到尽头的苦楚,他真的不想再让年轻的后生重蹈覆辙了。

也许,这就是一个看似粗鄙的中年人最柔软的部分。

“我就是瞎琢磨琢磨,真让我否定推翻点什么,估计也没那个胆子!”

陈学民天生最恨怂货,不过听到了徒弟的这些话,他却倍感欣慰。

“对了师傅,报告就这么交上去没事儿吧?您瞧瞧这签字,气壮如牛的大姐自称周筱怡就算了,再看这位,沧浪,这是人名吗?我就是担心归档时会不会被人给揪出来。”

“有我给你兜底,怕个腚啊。不出一个礼拜你就明白了,这些破事儿写出来的报告就是废纸,傻x才看呢!”

说话间,车子在路口向南转了弯。而正午的阳光正从树梢的缝隙中穿过,也许是受到了云彩的温柔相待,烈日也变得柔和起来。其中几道光正巧穿过了挡风玻璃,将陈学民花白的头发染成了金黄。

而斗转星移间,这些光似乎也有了记忆。

比如现在,从会议室天窗落下的条条光柱竟与那年的那道光别无二致。

“学民啊,咱们得告一段落了。我这嘚啵嘚一上午,嗓子都冒烟了,肚子也一个劲儿地叫唤, 你小子赶紧做东犒劳犒劳我。”面前的领导毫无征兆地中止了会议,而所长反应奇快,赶忙说道:

“二位领导远道而来,这顿饭必须我请,咱们也不去远处,就在门口吃个便饭,路西边有家川菜馆不错,如果不吃辣旁边那家鲁菜做的也挺地道。如果想吃海鲜的话可以到街对面去,或者再往前走上几步,咱这儿的火锅也是远近闻名。”

“所长同志可以啊,一看就是个美食家,平时就没少下馆子吧?”

所谓言者无心,这句可轻可重的话就像一记闷雷将所长劈晕在了原地,让平日里能言善辩的他一时张口结舌,竟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我这人好开玩笑,可别往心里去啊。我相信,您一定是经得起组织考验的好同志!”

“是是是.....”所长现在是头晕眼花,只听见“好同志”三个字,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停地点起头来。

“我呢,今天就想扎学民一顿。为了减轻他的经济负担,请我一个就成,你们都自便吧!”

即使脑子再不灵光,也能听出领导这是下了逐客令,其目的便是要与陈学民单独聊聊。 而所长显然对迎来送往有着丰富的经验,稍微调整了情绪后便同刘斌一道将同行的另一位带到了对面的粤菜馆去了。

刚刚还显略显拥挤的会议室在此时只剩下了两个人,而陈学民因为不知对方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没敢贸然开口。在相对无言中,气氛安静得有些尴尬。

突然,此人撑住了桌子,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定睛一看,竟是两桶方便面。

“饭呢你先欠着吧,但这一餐之约你可不能赖账!把开水拿过来,今儿就在这凑合一顿,我有话要和你说。”

面对大领导,陈学民也是有些拿不定主意,礼貌性地试探道:

“让您这吃这个不太合适吧?”他边说边转动着方便面的桶身,饶有兴趣地翻看起来。

“甭瞅了,红烧牛肉的,你上学时不就好这口吗?”

话刚入耳,陈学民就感到心头一紧,在脑子里一直上蹿下跳的问题终于脱口而出。

“你......到底是谁啊?”


作者:634233293 录入:634233293 来源:原创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501734467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广州新闻网(www.v2v3.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广州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客服!QQ:501734467
  • 3